良生

父亲的志向

梦前碎语:

       每次当我有些旅行打算的时候,父亲都会抛来一句话:别去了,哪里都一样,不如用那些旅行的钱买些别的东西。我一开始把这句话当做两代人价值观的不同体现,毕竟房子贵,车贵,油贵,除了阳光和空气是免费,一切都需要钱。在你年轻的时候,你从来都不知道以后会在什么时候感叹:当初这笔钱要是不花在其他地方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看上去的确如此,你也一定会觉得,我的父亲是井底之蛙,一辈子没有出过这一亩三分地。没有看到更大世界的人,总是会谨小慎微,力求保守。但我告诉你,我的父亲去过很多地方,并不只是他和我叙述的那些经历,翻开精美裱装的相册,年轻时候的他,站在不同的景色前,倚靠不一样的山峰,也触摸过这世界上最奇妙的水源。一段段奇幻而且有趣的经历,让我充满想象力,让我颇为佩服和我现在一样的年纪,他已经看到了足够大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而我只能做个听众,一个幸福的听众。曾几何时,我一度信奉世界太大,时间太少,与其亲身实地去一度风采,不如静静聆听他的精华,这是高效的收获,也是非常划算的体验。一张车票,他和他的儿子都可以领略这些惊喜展现出来的彼时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彼时的光辉毕竟是在彼时,我怕那光辉照耀不到我的现在。这应该是我最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他和朋友一起登上列车,没有目的的随机选择终点。现在看来,这是浪漫的,也是勇敢的。一次让我记忆最深刻的经历应该是探险神农架,看过贝尔的荒野生存吗?就是这样。所以很多时候啊,别人在目睹贝尔挑战人类极限而胆战心惊,我心里默默地说,那都是我爸玩儿剩下的。当然,只能默默在心里自豪,有些话藏在心里比说出来更有价值,因为俗人太多,吹牛的人更多,当他们的嫌疑人,我觉得不齿。

       和最好的哥们扒火车,躲在车厢里,和检票员打游击,在车坐下度日,在厕所里逃避检查,饿了就掏出高级的伊利果料面包咬一小口,吃的太过小心,导致面包发霉了,还没有吃完。他在和我说这些的时候,还挤挤眼睛跟我说,别让你奶奶知道这些,她会心疼死的。挤眼睛的样子,让我清楚,他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招女孩喜欢,即使现在鱼尾纹和抬头纹爬上皮肤,却无法遮盖经典的老刘家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的一路逃票居然到了现在的神农架,他一直管哪里叫绿色荒山,密密麻麻的植被,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丛林,他和伙伴神秘而且勇敢探索。把粗树枝弄断当拐杖,爬树去摘果子和鸟蛋,也学会了生火,在晚上的时候对着跳跃的火花畅想美好世界,然后自我感叹一路的惊奇。漫天的树叶,遮盖骄阳,奇奇怪怪的花朵在脚下被踩的稀烂,偶尔发现一片水池,还尝试捉鱼,最后鱼没捉到,反而美美的洗了澡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笃信只走一个方向,直到没有路才回头踏上行程。当然运气不是一般的好,绿色荒山之旅走了两天才出现问题。当一起说笑往前走时,父亲用木头拐杖探出了一身冷汗,拐杖居然戳空了那草坪,扒开来看,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可想假如他们再往前走一步,两人就没有性命,绿色的草甸下边,也许是前途,也许是绝途。

       故事说到这里,我才慢慢意识到,有关旅行的不同看法,已经不是价值观的问题,而是对我安全的担忧。对我来说,校园外的社会就是个巨大荒山,不识五谷的我到了绝色美景,又怎么能保护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理想有很多,风靡一阵从军热,也曾幻想翱翔碧空当一名飞行员;追逐一声发令枪,曾励志变成体育健儿,现在依然健美的身材,全拜那时所赐;迷恋一脚临门世界波,入选市足球队,至今是铁杆球迷。但他的理想成了奢望,像蒸发的干冰变成了空想。不是不够努力,不是不够疯狂,也不是不够痴迷,家里的变故,时代的无奈,还有我的降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我的理想不能成真,有太多正当理由,他便可以嗤之以鼻,那才是笑谈青春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对于他,一切都是如此,一切都是经历过的事情,有些事,做过了,有趣,不做,也罢。对于我,世界太大,孩子,你走不完的,不如务实,买个衣服,买辆车,或者存起来娶媳妇买房子生孩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从来都不是听话的孩子,从大学开始,我就仿照他,做尽了冒险的事,也算在生死线上走过一遭,面对偷偷的旅行,我来到蛮荒地,遇上匪徒,土制枪对着我,我才理解父亲的担心。当我忍受着船舱的噪音,踏上甲板终于看到了海的全貌,我才知道,属于我的志向,只有亲身实地来过,才算拥有。

       我花时间,走遍了父亲去过的地方,用他的方式,用有趣的方式,完成各种冒险,只不过他现在一无所知。他赐予了我还算不错的嗓音,还有更多阅读的空间,但却尝试让我走上更为保险的银行职员道路,我的一再坚持,他看到了我目前还没失败,也让我自己既开心工作,还挣了不少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那辈人,经历了太多,感悟的太深,看到这世界再多美好,却依然知道那些阴暗面是无法抹去的,他们用足够多的时间探讨过未来和现实,理想和可行性,却从来没有更好的运气和时代为他们扬帆起航。于是,为了可爱的孩子,选一条最好的路,一条最安全的路,一直到坟墓,安安全全,不受风雨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的我不敢说有一天我是否会让孩子自如选择,因为我的父亲也在没有皱纹而且没有拖家带口是考虑过这样的问题,未来如何,谁都无法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是说旅行,说到了志向 ,其实是一回事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眼前的世界,就像绿色荒山的草甸,尽管冒险辛苦,却可以看到繁花似锦,但就算繁花似锦,你也要知道,处处都是你葬身的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感谢他叙述故事如此清楚,让我学会如何探索世界,我也感谢他每次的真知灼见,让我避开了不少草甸下的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最谢谢的,是他在我偷偷出游的前一晚,在行李中夹了我能用到的所有药品。

评论
热度(45)
  1. 良生梦前碎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饭稀粥白梦前碎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jshsb692001梦前碎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大漠飞鹰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伊底梦前碎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把文言欢